学前教育是否弄错了什幺?

2020-07-03 阅读970 点赞948

学前教育是否弄错了什幺?

Erika Christakis

编译|Mumu Dylan

  美国教育工作者艾瑞卡‧克里斯塔基斯(Erika Christakis)在2016年的书籍《当小小孩的重要性》(The Importance of Being Little)中指出,对学龄前的孩童施加太多知识或才艺教育没有意义,这个阶段最重要的其实是教师本身与孩童之间建立的人际关係联繫。

  踏进现在的美国幼稚园教室,你会看见精心布置的丰富多彩环境,每道墙都挂满了字母表、长条图、教学海报、教室规矩、日曆、时间表和励志小语,对一个四岁小孩来说它们就像一堆符号密码,但成年人称之为「阅读」。很难想像过去二十年内学前教育发生了多大的转变,这些转变不局限在教室墙上,就连教育学和课程也产生了变化。现在,美国幼稚园的一天更着重在所谓的「课堂作业」和照本宣科的直接教学法,这种方法通常应用在年龄较大的学生身上,由老师控制课程内容与节奏,直接指示学生该怎幺做。

  题为《幼稚园是新的一年级生吗?》(Is Kindergarten the New First Grade?)的研究透过比较1998年与2010年全美幼稚园教师的态度发现,老师希望孩子在年底前学会阅读的比例从30%大幅提升至80%。研究人员还提到,老师让孩子花在作业簿和学习单的时间变得更多,花在欣赏音乐和艺术的时间变得更少,研究作者最后沮丧地总结:幼稚园已经成为新的一年级生。

学前教育是否弄错了什幺?

  现在,幼稚园变成进入小学前的看门人,而不是让孩子自由学习的空间。在拥挤的幼稚园教室里,老师们哄骗孩子在玩乐前先完成他们的「作业」。然而,更早开始学习繁琐複杂的知识技能,不但让他们失去应有的好奇心,也失去了学习的热情。如今,越来越多孩子缺乏複述简单故事或使用基本连接词和介词的语言能力,也难以做出概念性的类比。

  新的研究听起来更让人不安,针对田纳西州公立幼稚园体系的专业评估发现,儘管参加过学前教育的孩童做出更多的「入学準备」,但与其他没参加过学前教育的孩童相比,他们在一年级时的学习表现比较糟糕。到了二年级,他们在阅读、写作、语言和数学能力测验的表现也较差。研究人员指出,过度依赖直接教学法和重複且架构不良的教学方式可能是罪魁祸首:孩子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不断接受相同且乏味的课程,导致他们越来越失去学习热情,这是可预见也可理解的后果。

  学前教育是美国教育体系中相对新的部分。除了少数例外,政府在早期教育发挥的作用有限,直到1960年代联邦政府启动「启蒙方案」计划为止。在大批妇女进入全职工作前,私立幼稚园并不常见,而且主要是提供孩子安全的社交空间,并让他们学习与人相处。

  然而,在过去几十年,儿童看护和学前教育开始从家庭转移至机构:美国近四分之三的四岁儿童现在正接受某种形式的「非家庭看护」,该类别涵盖各式各样的私人或公共补助的学前教育环境,包括家庭托儿所、私人开办的幼稚园,以及公立小学的学前教育计划。在上述的相关项目中,「学前教育」与「学校教育」之间的区别正逐渐消失。

  不幸的是大部分家长也倾向认同这种转变,无论是因为担心孩子未来在竞争激烈的社会没有立足之地,还是因为找不到或负担不起更好的选择,这种压力显而易见:要幺选择「错误」的学前班,要幺选择在家轻鬆的学习语言,但又怕选择后者让孩子将来无法上大学、找不到工作,甚至可能不被允许读一年级。

学前教育是否弄错了什幺?

  媒体报导某种程度上加剧了这些担忧,但对于优质学前教育的实际学术共识则是另外一回事。半世纪以来,耶鲁大学教授爱德华‧齐格勒(Edward Zigler)一直是儿童发展与早期教育政策的领导者,据他与其他专家表示,好的学前教育应具备几个特点:提供孩童有机会使用和听到複杂的语言互动;课程支援广泛的入学準备目标,包括人际关係与社会情感能力,以及主动的学习兴趣;鼓励具有意义的家庭参与;提供知识渊博且素质优良的教师。

  克里斯塔基斯在书中表明,学前教育真正的重点不是只着重在学习词彙和阅读,还应该包含倾听与对话,教育政策似乎忘记了自发性沟通对于孩童理解能力的重要性:孩童透过与成年人交谈从中获取资讯,藉此了解事物运作的方式,以及如何解决困扰自己的难题等等。

  教师在这方面扮演了至关重要的角色,2011年发表在《儿童发展》(Child Development)期刊的研究发现,学前教育教师在非正式课堂环境中使用精巧字彙的情形,能预测他们学生在四年级时的阅读理解和词彙程度。然而,今天幼稚园教室里的对话大多过于简单且单向,因为老师按照高度制式化的时间表让孩童学习,把他们从一个活动赶去另一个活动,并用简单快速的词彙(例如做得很好)来表示认可。

  教师用封闭式陈述和开放式问题有很大的区别。试想教师走近一个正在画画的孩子说:「哇,你画的房子好漂亮喔!」假如这个孩子其实不是画房子,他可能会感觉很羞愧,即使他真的是画房子,老师也打断了进一步讨论的可能性。更有帮助的说法是:「跟我分享你的画好吗?」开放式的问题不但邀请孩子思考,也可以得到其他已知和未知的资讯,毕竟要预测孩子学会或还没学会什幺并不是那幺容易。微小的教学差异也能建立一种认知习惯,一个让孩子自发思考的催化剂。

学前教育是否弄错了什幺?

  克里斯塔基斯表示「对话才是真金」,对话是人类社会拥有最有效的早期学习系统,比目前所有实施的阅读理解课程还更有价值:一项针对儿童早期读写课程的数据分析显示,找不到任何证据证明这些课程对日后语言或阅读能力有影响。相对鬆散的苏格拉底式教学方法其实更适合孩童,但最大的障碍是它不符合现阶段的教育方针。

  美国早期教育可以理解成从「思考为主的课程」走向「学习知识的课程」,而后者不但无法改善师资水準还可能变得更糟。缺乏经验或资源的教师直接按照制式的教学计画只有一个原因:因为它能给出确切的目标,并自我说服孩子至少透过这种方式学到了一些东西。儘管这种方式相对简单方便,但它的价值却微乎其微。一项针对11个州、700间幼稚园的大型研究发现,教师与孩童之间有实际互动和联繫的只有15%。

  现阶段的学前教育忽略了最重要的师生互动,使下一代陷入险境。儘管将学术知识导入学前教育被证明能缩小贫富差距造成的成绩落差,但顶尖儿童政策专家罗伯特‧皮安塔(Robert Pianta)警告:「毫无证据证明,我们的学前教育体系适合这种课程。」据他估计,将大量知识导入学前教育的做法,最终成绩差距缩小的幅度大约只有5%;而研究证明,若有优质的学前教育计划,成绩差距是能缩小达30%至50%,表明学前教育的品质无比重要。

书籍资讯

书名:The Importance of Being Little: What Preschoolers Really Need from Grownups

作者:Erika Christakis

出版:Brilliance Audio

[博客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