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故被抓后交不起3000美金的保释金,他再也没获得过自由

2020-07-13 阅读302 点赞979

在关于美国的新闻和影视作品中,

我们经常会看到保释金这个概念——

一个人即使犯了重罪,在被逮捕后,

也有机会通过支付法官设定数额的保释金被保释出狱,在监狱外等待审判。

这个制度从原则上来说有很多好处,

比如能在案件有最终结果前,让嫌疑人保持一定的人身自由,

同时也能节省监狱资源,

是建立在无罪推论思想上的美国法制的一个体现。

但实际操作中,美国的保释制度存在很多问题。

最常见的就是,这个制度明显对有钱人们更有利:

付得起高额保释金的有钱嫌疑人,

能在审判正式开始前在监狱外正常生活;

而付不起高额保释金的普通人,

只能认命地在监狱里候审,一等可能就要等好几年…

今天下面要说的这个案例,

就是现金保释制度造成的现代美国版“冉阿让”,

过去几年依然让无数人为之感到气愤和绝望…

无故被抓后交不起3000美金的保释金,他再也没获得过自由

在,

来自纽约布朗克斯区的男生Kalief Browder

在晚上和朋友一起去参加派对。

这一天,他还差10天就满17岁,

人生看起来充满希望,殊不知命运的转折已然来临。

派对结束,他和朋友经过一条街道时,

看到一辆警车开向他们,随后他们就被闪着警示灯的警车包围了。

警察下来对Kalief说,刚刚有一个男人报警,

说Kalief抢劫了他们,现在要对他进行逮捕。

Kalief很慌张,声明自己没有抢劫任何人,警察可以检查他的口袋。

警察随后对Kalief及他的伙伴进行了搜身,

一无所获,但并没有释放他们,而是回到了警车里。

过了一会儿,警察走回Kalief身边,

说受害人举报的是Kalief在两週前抢劫了他,现在搜不到证据是正常的。

于是还是给Kalief戴上了手铐,将他押在警车后。

Kalief不服,大喊着“你们指控我什幺?我什幺都没有做过!”

但警员只是说:“我们就是带你去警局走一趟,之后你就可以回家了”。

Kalief感到有点心慌,低声问就在自己旁边的朋友是否确定没犯事,

朋友也一脸无辜地坚持自己什幺错都没犯。

就这样,Kalief和朋友被带回了警局,录了指纹后被锁在了一个牢房里。

几个小时后,一名警官过来打开了牢房的门,

Kalief激动地问是不是自己可以离开了。

但是让他失望的是,警方没有放他,

而是把他带到了布朗克斯区的刑事法庭办公室。

经过一系列争执,Kalief被指控抢劫并殴打了那个墨西哥人,

但因为他还很年轻,所以只要他认罪,

就能获得缓刑,甚至不会留下任何犯罪记录。

Kalief不接受这种“宽容”,因为他坚持自己没有犯罪,

所以他要求自己接受公正的审判,让检方拿出证据,

证明他犯过所谓的抢劫和殴打他人的罪行。

于是,Kalief进入等候审判的阶段。

在此期间,Kalief的朋友因为交了保释金,已经出狱了。

法官告诉Kalief,如果他也能交了3000美元保释金,也可以和朋友一样出狱候审。

但是对于Kalief来说,3000美金是一个大数目,他家人一下子拿不出这幺多钱。

Kalief只能选择继续被关押,等待法院开庭审理。

3000美元的保释金,对于很多人来说不是什幺大事情,

在保释金中也不算巨额,但对于像Kalief这样家境贫困的年轻人来说,

交不出来就是交不出来。

另外,或许是出于对自己无罪的自信,

相信自己很快就能出狱,Kalief也没有联繫商业保释公司。

这种商业保释金公司可以以藉贷的方式帮你出保释金,之后结案后归还。

代价就是要多付300美元的保释金利息。

但是这些利息,Kalief也不想出。

最后,Kalief被带到了一座关押有600名16-18岁男生的监狱

Robert N. Davoren Center,简称RNDC。

这个监狱的条件非常糟糕,除了像是淋浴、空调这样的设备稀缺,

监狱管理官员和囚犯之间的关係也非常紧张,

各种囚犯在关押期间受伤的事情层出不穷,

绝对不是一个理想的等候审判的地方。

无故被抓后交不起3000美金的保释金,他再也没获得过自由

Kalief家人不仅交不起保释金,也请不起律师,

只能接受法官为他指派的一名律师Brendan为自己辩护。

Kalief见到律师后,坚持自己是无辜的,不需要稀里糊涂地认罪。

律师Brendan了解了基本情况后,也说这个案子很简单,

没有太多複杂证据要审理的,对于Kalief的指控,

唯一的证据就是那名墨西哥受害者的记忆,除此之外没有任何人证物证了。

应该不需要多久,就能审理结束,Kalief就能被释放出狱了。

但律师和Kalief都错了。

Kalief的案子虽然很简单,但法院待审理的案件堆积如山,

Kalief的案件是布朗克斯区检察院2010年起诉的5698个刑事案件之一。

检方倾向于拖延案件以提高最后总体的定罪率,

法官也允许各种无休止的休庭,

检察官似乎永远忙不过来,对于审理準备总是不充分。

所以,儘管美国法律第六修正案强调了公民有接受迅速和公开审判的权利,

但在布朗克斯区,这种“迅速”的概念几乎不存在。

无故被抓后交不起3000美金的保释金,他再也没获得过自由

所以,Kalief在RNDC监狱等候审判,一等就是好几个月。

他的母亲每週都会去看他,但他究竟在里面过得如何,外人不得而知。

但在几年后接受採访时,

Kalief提到过自己在监狱里遭受殴打虐待的经历,非常痛苦。

,Kalief的案件终于等来了第一次审理。

检方指控Kalief和朋友一起抢劫了一名墨西哥移民,

并在抢走他背包前殴打了他,这是二级犯罪。

宣读完这一指控后,法官问Kalief认不认罪,Kalief表示自己是无罪的。

这时候,Kalief的家人们已经筹集齐了3000美元的保释金,

但法官却宣布,Kalief已经被剥夺了保释出狱的权利,

案件调查结果还不够清晰,Kalief需要继续等待审判。

Kalief的律师认为,那名指控Kalief抢劫的受害者提供的证词,有很多自相矛盾的地方。

比如,在前后两次自述时,对那次抢劫发生的日期的说法都不统一,

这样不牢靠的证据是无法用来给Kalief定罪的。

Kalief应该不久后就能被无罪释放。

但这个“不久”,其实非常漫长...

期间Kalief一次次地以为看到了希望,最终等来的却是失望,甚至是绝望…

无故被抓后交不起3000美金的保释金,他再也没获得过自由

,Kalief的案子才再次开庭。

这次开庭没多久,检察官又表示还没有做好足够的準备,审判再次延期。

就这样,关于Kalief的审判,因为检察院“没有準备好”,

延期了4次…一直延到了。

这时候,检察官向Kalief提供了一个认罪协议,

表示他只要认罪,就只需要服刑三年半;

如果不认罪,坚持开庭审理,最后被定罪了可能要服刑15年。

Kalief拒绝了,坚持要求审判。

于是他又被送回了监狱,继续等待审判。

对于监狱里的等候审判的人来说,等待的时间越长,

放弃辩护、认罪的压力就越大。

因为在这样无限的拖延中、在恶劣的监狱环境中,

人们往往强烈的渴望着离开监狱,

为此可以放弃继续为自己的清白辩护,为了出狱而妥协。

但Kalief不是这样的人,他坚持认为自己是无罪的,

所以儘管在监狱里待了这幺久,被殴打虐待了多次,吃了很多苦,

甚至中断了自己的学业,他也要为自己的清白坚持下去。

无故被抓后交不起3000美金的保释金,他再也没获得过自由

但他坚持了一年多,等到的却是一次次延期,以及律师的不作为。

律师Brendan说自己为了避免来回奔波,

选择通过和Kalief视讯通话来交流案件进展。

但Kalief却否认说自己从来没有这样的经历,

他甚至有主动打电话给律师,律师都没有接。

最终的监狱记录也显示律师是在撒谎,他既没有亲自去见Kalief,

也没有和他视频通话,态度之消极,几乎是放弃了为Kalief辩护。

在这样的失望中,Kalief崩溃了。

的晚上,在监狱里的Kalief收拾好了自己所有的东西,

选择上吊。

监狱恶劣的环境,狱友之间互相欺压,

狱警对囚犯的虐待殴打,寻求公正审判的困难和无望,都让他无法继续忍受了。

与其这样无限期地继续煎熬下去,不如不要活了。

在等待中感到绝望而上吊后没多久,Kalief就被人发现并抢救了过来。

或许是他的做为让监狱和法庭方面有所触动,

,他终于等来了自己的庭审。

然而,对于这次来之不易的庭审,Kalief的律师却没有出席。

另外,检方表示庭审助理和律师都因为个人事务休假了,

要求再次休庭,等到律师回来恰好法院也有空的时候再审理…

和一年前一样,案子又开始了一而再、再而三的延期审理,

一拖就拖到了。

无故被抓后交不起3000美金的保释金,他再也没获得过自由

这期间,检察官再次来和Kalief谈,只要他认罪,就能只服刑两年半。

这就意味着,把Kalief受监禁的时间算在刑期内的话,

只要他认罪,很快就能回家了。

但Kalief依然拒绝,不接受这种认罪协议。

等待期间,审理他案件的法官也换了。

新法官上任后告诉Kalief,只要他认罪就只判他一年半的监禁,

这算起来相当于马上就能放他回家。

Kalief还是没有认罪,表示自己只求一个公正的审判。

可惜,最终Kalief还是没有等待他所想要的公平正规的审判:

审判继续被拖延,一直到,

法官决定驳回检方的起诉,立刻释放已经被监禁了3年的Kalief。

他之所以被释放,不是因为法庭经过审理认定他无罪,

而是因为当初指控他抢劫的那个墨西哥男子,

已经返回了墨西哥并失联,检方根本没有证人了...

Kalief在没有接受认罪协议的情况下出狱了,

但感觉还是很奇怪:

没有陪审团、没有听众席,甚至没有来得及通知父母,Kalief就被释放了…

这不是最坏的结果,但也不是Kalief坚持那幺久渴望得到的那个结果。

(出狱后接受採访的Kalief)

无故被抓后交不起3000美金的保释金,他再也没获得过自由

这时候出狱的Kalief,刚刚满20岁。

出狱的那天下午,因为家人不知道他能出狱,所以根本没人来接他。

他一个人乘坐公车来到皇后广场,转地铁回到布朗克斯区后,

刚出狱的兴奋渐渐退散,

开始对周围的一切感到恐惧:

过去三年里有一半的时间,他一直被单独监禁,

周围的人群、喧嚣的声音让他一时间难以适应。

回到家后,虽然有母亲和两个兄弟的陪伴,但他的日子还是陷入了困境。

他每天独自待在卧室里消磨时间,不想见老朋友,

因为看着朋友们一个个有所成就的样子,Kalief就会为自己失去的一切感到低落。

因为一场最后都没有审判的指控,他被迫在恶劣的监狱环境中待了3年。

他错过了自己的高三,错过了自己的毕业舞会,

错过了大学入学...如今的他,没有高中文凭,

没有读大学,没有工作,没有钱,没有自己的公寓...

他陷入了忧郁之中,并在出狱六个月后,

两次试图结束自己:

先是割腕,后是上吊,想要结束自己来终结痛苦,

但都被家人朋友发现并抢救了回来。

无故被抓后交不起3000美金的保释金,他再也没获得过自由

之后的半年里,他接受心理治疗,

重新完成了高中课程并进入社区大学,

找到了一份兼职,期望能恢复曾经的生活。

但兼职的时候,由于同事们知道了他曾经“进过精神病院”,

Kalief被无故解僱。

周围了解实情的人都很同情他,也想尽力帮助他。

但为时已晚,他所受的伤害已经来不及弥补了。

,22岁的Kalief再次选择了结自己,这次他成功了…

在Kalief离世后,媒体曾经对他的採访再次受到了关注,

他的故事终于被完整地展现在大众面前。

虽然他的案例是极端的,

但他的故事所暴露的问题却是普遍的:

根据美国监狱政策倡议机构的调查,

在地方监狱中只有不到25%的被起诉的人,

是真正最后被判有罪的(有很多都是在审判前就签署认罪协议的),

但平均下来,每天都有46万人在还没有被定罪的状况下,处于被关押的状态。

这46万人,大部分都是交不起保释金的穷人,只能像Kalief一样等待审判。

无故被抓后交不起3000美金的保释金,他再也没获得过自由

法律讲究的就是平等,但现金保释制度

却似乎是在助长一种富人和穷人之间的不平等。

原则上来说,被告在被捕后24小时内,会有机会见到法官,

法官可以决定在等候审判期间被告是否有机会离开监狱。

如果法官同意保释,则会设定一个保释金额,

只要被告付了这笔钱,就能离开监狱等候审判。

最后无论审判的结果如何,这笔钱除了1%留作管理费,其余部分都会返还给被告。

但是,以上情况仅限于“被告有钱直接支付保释金”。

如果获得了保释机会,却支付不起保释金呢?

针对这种情况,司法系统也提供了另一种选择:

美国是世界上仅有的两个允许商业性保释公司存在的国家之一,另一个是菲律宾。

对于那些付不起保释金的被告,

他们可以向一些商业保释公司申请保释金贷款。

保释公司帮他垫付了保释金后,被告就可以出狱了。

但条件是,案件审理结束后,这笔钱会按照规定退还给保释公司,

而被告则需要分期向保释公司支付数额为保释金的10%的利息。

这项向被告提供保释金贷款的业务,

虽然听起来很小众,但它的规模不容小觑。

根据媒体估计,这是一个年盈利在14-24亿美元的行业。

(因为承担这项业务的公司的财务报告不透明,所以很难算出一个确切的数字。)

这个行业所能产生的丰厚的利润,足以让这些保释公司去支持一些游说者,

去维护现有的保释制度,反对那些呼吁改革的人。

但Kalief的离世,让公众中支持保释制度改革的呼声再次加强。

虽然最终纽约法庭遭到Kalief家人的起诉,

为了和解向Kalief的家人支付了330万美元的赔偿金,

但人们关于商业性保释金制度的反对之声,依然难以平息。

无故被抓后交不起3000美金的保释金,他再也没获得过自由

美国保释制度的不合理,还存在于保释金数额的设定中。

在Kalief了结自己前一个月,也有一个美国青年Freddie Gray

因为在被扣押期间和警方发生冲突意外离世,从而引发了民众巨大的抗议。

无故被抓后交不起3000美金的保释金,他再也没获得过自由

在这场发生的巴尔的摩的抗议活动中,

一名18岁的男生将一个交通锥砸向了一辆警车,之后向警方自首。

但法官最后判定他的保释金额为50万美元,

比捲入Freddie之亡的被起诉警官的保释金还要高两倍。

这样的情况还在继续。

2017年,一个涉嫌偷了5美元和一瓶古龙香水的年轻人Kenneth被捕后,

接到的保释金数额为35万美元。

因为付不起这部分钱,他不得不在监狱里待了一年多的时间来等候审判。

这些不合理的个案的曝光,都在增加呼吁保释制度改革的活动的力度。

无故被抓后交不起3000美金的保释金,他再也没获得过自由

去年,加州完全禁止了商业性保释公司参与保释的製度,

新泽西州、科罗拉多州和新墨西哥州都改革了已有的保释制度。

但在媒体的评论中,这些改革的力度远远不够。

因为直接取消商业性保释公司而没有其他的替代性措施的话,

会让法官直接放弃繁琐的保释审核,让更多的人直接被关押着等待审判。

要想解决这个问题,还需要提高警方、法院、检察院等处理案件的效率和能力等等。

就在上个月,美国公民自由联盟明确呼吁全美禁止商业性保释公司和相应制度,

得到了另外一些人权组织的支持。

然而,这些呼吁何时才能得到重视、迎来改变,现在还没有一个明确的答案。

毕竟,如今的美国民众,需要担忧的事情太多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