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PP张亚中:台湾前途论述 大事不能假

2020-08-13 阅读738 点赞438

 中评社12日刊出特约作者、两岸统合学会理事长、台湾大学政治学系教授张亚中的评论专文,全文如下:台湾社会用一个“假”字来描绘2013年。不只麵包假、橄榄油假,劣等米混充卖、乳酪饼没乳酪,马铃薯泥没马铃薯,都是假。马英九与王金平一开始双方争锋相对、砲火猛攻,结果见面互动热络,让民众觉得两人握手实在有够“假”。即使在2013年末,民进党柯建铭提出“冻结台独党纲”,也不知道这究竟是“真”还是“假”,或即使冻结了,也是个“假”?其实,我们可以这幺说,从一开始“台独”主张就是个“假”,它只是个向国民党争取权利的工具与说词而已。 
 不用主观的评断来看这件事,事实最会说话。从民进党迄今为止发表过六次重要的决议文,来看看他们在台独的立场有何异同。 
 1987年蒋经国宣布解除戒严令,解除报禁、党禁。1988年民进党通过“417决议文”。这是民进党第一个有关台湾主权的决议文,称“台湾国际主权独立,不属于以北京为首都之中华人民共和国。如果国共片面和谈、如果国民党出卖台湾人民利益、如果中共统一台湾、如果国民党不实施真正的民主宪政,则民进党主张台湾独立”。这个时候的民进党认为台湾还没有独立。 
 1990年的“1007决议文”称“台湾事实主权不及于中国大陆及外蒙。“我国”未来宪政体制及内政、外交政策,应建立在事实领土範围之上”。决议文提出“事实主权”说,其实是表示目前还没有法理主权,因此,台湾也还没有独立。 
 1991年的“台独党纲”称:“台湾本应就此主权独立之事实制宪建国。但建立主权独立自主的台湾共和国及制定新“宪法”的主张,应交由台湾全体住民以公民投票方式选择决定”。这也表示台湾还没有独立,必须经由公投来完成制宪、建国、正名。 
 1999年为了赢得2000年的总统大选,公布“台湾前途决议文”,称“经过1992年的国会全面改选、1996年的总统直接民选、以及修宪废省等政治改造工程,已使台湾事实上成为主权独立的国家,依目前宪法称为中华民国,与中华人民共和国互不隶属”。这个时候,民进党一改以往要追求独立的说法,说台湾事实上已经独立了,不用要宣布独立,只是暂时借中华民国这个壳用用。 
 2004年民进党胜选后,9月发表“族群多元国家一体决议文”,声称,“2004年总统大选,彻底终结了数百年来压迫台湾本土文化和公民权利的殖民主义和党国体制,一个由公民共同意志决定的新国家终于型塑完成”,并称中华民国主权既属于全体台湾人民,而非其他政权,则台湾认同与中华民国认同都是对国家认同的表达方式”。这个立场不同于1999年的台湾前途决议文,不仅主张已经独立了,更尝试将台湾与中华民国划上等号,将中华民国的主权仅限缩在台湾,与大陆无关。简单地说,民进党的论述已渐从“台独”转为“独台”,自此再也没有寻求独立的问题。民进党不仅借中华民国这个壳上市,而且是“登堂入室”,以台湾取而代之。 
 2007年,陈水扁陷入贪腐丑闻困境,为了巩固其权力,又从“登堂入室”再退回“借壳上市”并认为这个壳不正常,再发表“正常国家决议文”称“台湾是主权独立的国家,但不正常,因此应早日完成台湾正名,以“台湾”的名义申请加入联合国、…,制定新宪法,并在适当时机举行公民投票,以彰显台湾为主权独立的国家”。再次回到1991年的台独党纲,提出正名、制宪、公投等让“国家正常化”的行动。
 从以上个重要决议文可以看出,有时说台湾要追求独立,有时说台湾已经独立,有时说认同台湾就是认同中华民国,有时又说台湾的国家认同不正常。甚幺时候提甚幺主张,端赖当时政治选举的需要。台湾是否已经独立,也是民进党说了就算。 
 民进党近日推出的《2014对中政策检讨纪要》,“台独党纲”是否要冻结的声音没有进行讨论。其实,所谓“冻结台独党纲”也不过也是个“假”的论述,民进党早就想以“独台”来取代“台独”,但是陈水扁在第二个任期把它打乱了,陈水扁认为,要把“台独”这个“假”的命题用“真”的态度来玩,所以提出“公投”、“正名”。而以“冻结台独党纲”来接受“独台”的说法,则是用“假”的态度来玩这个“假”的命题。其实不论民进党用甚幺说法,贯穿其六次决议文的一个核心精神即“两岸的主权是分离”的,坚持的是“一边一国”的分离主义路线。 
 在两岸问题上,我们了解,目前两岸的法理现状是:治权是处于分治状态。中华民国政府的治权範围只在台澎金马,并尊重中共在大陆的治权,但是两岸对于主权宣示目前是相互重叠,而非分离。民进党其实只要说清楚,两岸的主权宣示到是甚幺样的关係就可以了,是单一?两个互不隶属?还是重叠?而不需要在名词或形容词上下功夫。 
 “假”的食品伤害社会健康,“假”的行为影响社会道德,“假”的论述影响两岸的未来。台湾前途论述的大事是假不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