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阻住自己睡觉——《设计日常2:睡眠设计》放谈会

2020-06-14 阅读588 点赞272
不要阻住自己睡觉——《设计日常2:睡眠设计》放谈会
睡眠.jpg

香港人出名肯搏肯捱,不知是幸或不幸,同时亦有很多人长期睡眠不足。打开IG,有些专页专门捕捉公共交通工具上千奇百态的睡相,令人大开眼界。全世界的人每日平均睡八个钟,香港人每日平均睡六个半钟,香港是全球数一数二的「唔够瞓」城市。


《设计日常2》每集从不同从生活範畴着手,上月中探讨睡眠设计,有人设计出可收纳的床,有人研究改善笼屋,亦有人开发近年愈见普及的睡眠胶囊。六月三十日,《设计日常2》举办睡眠设计放谈会,邀请了睡眠舱旅舍SLEEEP的创办人Jun Rivers与参加者交流,彼此分享睡觉经验,如何能睡个好觉。


DSCF8351

《设计日常2》举办睡眠设计放谈会,邀请了睡眠舱旅舍SLEEEP的创办人Jun Rivers与参加者交流,分享睡觉经验。(李卓谦摄)


睡觉生死攸关


睡觉是人生大事,更可能性命攸关。Jun在美国读书时,曾连续三晚通宵,结果在完成汇报后心脏病发,更有一次驾车途中打瞌睡,结果撞到分岔路壆,汽车离地几米,好在没有撞死人,「作为一个建筑师,应该是要给人更好的生活,但自己都做到就死咁,凭什幺去给人好的生活呢?于是我深刻地觉得,要改善生活,睡眠也很重要。」Jun说。


于是Jun着手设计睡眠胶囊,以松木、金属外壳、磁力布幕、特製床褥构成两米乘一米的睡眠空间,用者可自行调节风量,挑选声响或音乐,以灯光作为闹钟,模拟日落日出的色温,让人有一觉瞓天光的感觉。八个「胶囊」放置于四百呎唐楼内,便是他的睡眠舱旅舍。「最初思考的是一个城市化问题,大家工作地点跟居住地点太远,所以经常要在车里睡觉,睡眠质素也不好,能不能在市中心有个地方,很方便就能睡觉?」


现在喜欢谈共享经济,睡眠空间又可否共享?「香港寸金尺土,两米乘一米已经好贵,想想那空间一天有多少时间是空置的,至少过半,所以我就想能不能够将睡眠空间做到极致,可以共享,用家能享受高质素睡眠,又节省时间,又能recharge,这是我们一个比较冒险的尝试,因为是另一种生活方式。」SLEEEP提供四十五分钟一节的租用时间,让人在市区也能「快叉」(power nap)。


JUN RIVERS

睡眠舱旅舍SLEEEP的创办人Jun Rivers,分享对睡眠质素的看法。(李卓谦摄)


谁说一天要睡八小时


有说达文西每四小时睡十五至二十分钟,然后用省下的时间进行创作,Jun笑话:「即使达文西做到,你也不要当自己是达文西。」他又说,在两个世纪以前,很少人连续睡八小时,多数人都是睡两节,每节三至四小时,直到工业革命开始,因为要返shift,才将每日时间等分成三份,睡眠八小时,工作八小时。「很多文章告诉你,一天要睡八小时,很多人就会紧张,睡不够八小时是不是不正常?是不是失眠?这样想令压力更大。其实真的睡不着也不用挣扎,起床看看书,工作一下,累了再睡。」


睡眠习惯实在因人而异,有人喜欢软枕,有人喜欢硬床,有人睡前要冥想放鬆,也有人在车上睡得比床上还好。声音、光线、气味所有环节都影响人的睡眠质素。然而,对现代人来说,除了压力外,有样东西更加罪魁祸首——就是手机。「这个发明令全世界明显瞓差咗。」Jun说,「睡前又扫一扫,起床又扫一扫,所以我们要考虑,睡觉时是不是不要把手机带入房,不要阻住自己睡觉。」


是改善抑或屈就?


王天仁

艺术家王天仁关注的,是设计如何介入现实,改变社会问题。(李卓谦摄)


设计改善生活,解决问题,抑或只是在这个日益变态的社会中委曲求存的手段?这个也是负责主持活动的艺术家王天仁让我们思考的问题。因为单位呎吋愈来愈细,所以我们要设计可以收纳的床;因为寸金尺土,所以要向高空发展,笼屋一层叠一层。外地旅客是否在消费一种扭曲的生活模式?享受设计之外,我们是否要从另一方面争取合理的睡眠空间、生活空间?如果问题出在制度,我们设计得再好,是否也针对不了问题的核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