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自己沟通的3个关键字:还好,同时,并不代表

2020-06-25 阅读106 点赞957

当妳开始练习对自己温柔,也能渐渐对别人温柔。

或许妳看过许多沟通的书教妳要怎幺样去倾听、去表达情绪,可是当愤怒和不安感来袭的时候,妳根本记不起来书上的任何一个方法,为什幺会这样?

妳吵架的对象并不是他

其中一种观点是,一直以来妳都想错了,妳以为妳在跟「他」吵,其实是在跟「自己」吵,自始至终妳过去不的,都是自己那一关,更精确的说,妳是拿过去不安和愤怒的经验,和「心里面的那个他」争吵。

举一个哭笑不得的例子,朋友Ken跟我诉苦,他这几天早上都和女朋友Cherry吵架,因为女朋友梦见他和别人劈腿,他觉得很冤枉,重点是她还为这件事情生气了好多天。

虽然梦在古代被视为有预知的功能(Stevens,2006),但现在我比较相信黄士钧(哈克)(2015)的观点:梦反应两件事情:

˙妳很想要得到但是却还没有得到的东西

˙妳害怕发生的事情(不论它实际上发生的可能性高低)。

在Ken这个例子里,Cherry真正过不去的是她心里面那个担心。正因为吵架的对象搞错了,两个人才很难达到共识。换句话说,我们除了要培养和伴侣沟通的能力,要培养和自己沟通的能力,这个我们称做「自我内言」(刘秀丹,2016)。

3个魔法关键字

「果然还是我爱他比他爱我多」、「反正我应该很难搞的人吧」、「对啦我就是没有学妹胸部大、没有他会撒娇」这些跟自己说的话都算是自我内言。

老实说,和自己沟通是一辈子的课程,根本没有什幺速效的方法,不过最近我在《阿丹老师的幸福说话课》中看到了一些很实用的方法,再加上过去在其他书上看到的「魔法字」,整理出三组关键字分享给大家:

1.并不代表:这是我自己和自己说话的时候,最常用的。

˙例子:「很好啊,我们约5点,现在, 5:15还没来。看吧!他果然没有那幺重视我!」

˙「并不代表」的魔法:「我们约五点,但是他迟到了15分钟,但这并不代表他不重视我。」

2.还好:这是阿丹老师教大家的技巧,我觉得也非常受用。因为痛苦是比较出来的*,当妳设立了一个比较低的标準,或是想到其他人比较糟糕,会让心情好过一点。

˙例子:「他答应我要安排花莲的行程,可是现在都已经一个礼拜前了都没有动静,是怎样?」

˙「还好」的魔法:「他答应我要订去花莲的民宿,结果到现在都还没有订,还好我提前发现,可以赶快想好应对策略。」、「他虽然有点迷糊,但还好他有一颗想带我去玩的心,哪像Sherry男友整天打LOL……」

3.同时:当妳已经可以熟练的运用前两者的时候,可以尝试看看能不能够进一步使用这个关键字。这是胡嘉琪(2014)与黄士钧(2012)心理师都大力推荐的「并存句型」,当妳想法偏颇的时候,用来平衡妳的思考。

˙例子:「我实在无法容忍愚蠢的男人,为什幺事情都要我讲很多遍,还是学不会?」

˙「同时」的魔法:「他虽然很愚蠢,但同时也很聪明。例如他虽然是生活白痴,但在读书但考试上面真的是非常厉害!」

在冲突里看见自己的影子

上面这些关键字,说穿了都是在练习内心的弹性,找到比较「中间」的想法。最近越来越觉得,我们之所以会找一个和自己个性相差很多的人,而不断有口角,是因为对方反应了我们身上一部分抗拒的影子。能是懒惰、犹豫、害羞、支配慾很强、依赖心很重等等,所以当妳看到对方身上很讨厌的部分,有一种可能是,这其实是妳自己的一部分。

「懦弱的人心里住着一个勇敢的灵魂,支配的人其实渴望依赖,自大源于自卑,狂妄里有害怕,我们是如此不同,又如此相同,所以相互吸引, 平衡两极,然后去看见那些妳最渴望和最厌恶的,其实都是妳。」

他没有出现并不代表他不爱妳,妳虽然害怕受伤,但同时又很坚强,还好妳开始发现了这些,慢慢能长出,属于自己的翅膀。

 海苔熊

注解

当然,有也研究支持相反的、或更r複杂的观点,有兴趣者请见这里(Brickman、Coates与Janoff-Bulman,1978;Easterlin,2001;Hagerty,2000;Smith、Diener与Wedell,1989;Veenhoven,1991)。

延伸阅读

Brickman, P.、Coates, D.、Janoff-Bulman, R. (1978)。 Lottery winners and accident victims: Is happiness relative?。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36(8),页 917。

Easterlin, R. A. (2001)。 Income and happiness: Towards a unified theory。The economic journal, 111(473),页 465-484。

Hagerty, M. R. (2000)。 Social comparisons of income in one's community: evidence from national surveys of income and happiness。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78(4),页 764。

Smith, R. H.、Diener, E.、Wedell, D. H. (1989)。 Intrapersonal and social comparison determinants of happiness: a range-frequency analysis。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56(3),页 317。

Stevens, A.(2006)。大梦两千天 :一个人一辈子能做多少梦?(Private Myths:Dreams and Dreaming)(薛绚译)。台湾:立绪。

Veenhoven, R. (1991)。 Is happiness relative?。Social indicators research, 24(1),页 1-34。

胡嘉琪(2014)。从听故事开始疗癒:创伤后的身心整合之旅。台湾:张老师文化。

黄士钧(哈克)(2012)。做自己,还是做罐头?:勇敢挺自己的第一堂课。台湾:方智。

黄士钧(哈克)(2015)。妳的梦,妳的力量:潜意识工作者哈克的解梦书。台湾:方智。

刘秀丹(2016)。阿丹老师的幸福说话课。台湾:平安文化。

和自己沟通的3个关键字:还好,同时,并不代表

>>看更多本周HOT ISSUE【爱情里的说话之道】